和女友分享各自的恋爱史,我诚实的说交往三个后:老规矩,睡地板

我看着陈洁一副欲言又止的的表情,微微一怔,“什么事啊?!” “我打算明天去公司办理离职手续。” 我感觉自己的心脏仿佛就像被人捶了一记重拳似的那么猝不及防。 “就因为江苒?那...


我看着陈洁一副欲言又止的的表情,微微一怔,“什么事啊?!”

“我打算明天去公司办理离职手续。”

我感觉自己的心脏仿佛就像被人捶了一记重拳似的那么猝不及防。

“就因为江苒?那也没有必要辞职吧!现在工作这么不好找,更何况咱们公司的福利待遇还不错,你好好考虑考虑,别一时冲动。”

陈洁白皙的脸庞上闪过了一抹苦涩,“我也希望我不是一时冲动,但我真的已经想好了,现在我终于理解当初咱们两个分手的时候,你身上背负多大的压力了。”

“你要是觉得整天和江苒见面太尴尬的话,你可以和梅总申请调回咱们销售部啊!”

“怎么可能啊!你以为我是谁,整天调来调去的,想去哪去哪,更何况我也不想给梅总添麻烦。”

我沉默了很久,忽然下定了决心,说道:“你要是不好意思和梅总说,我去和她说,这点面子她不会不给我的。”

陈洁大概没想到我会这么说,旋即目光复杂的看了我一眼,然后苦涩的摇了摇头,“还是算了吧!明天我就把离职报告交上去,江苒肯定会同意的,至于梅总嘛……她也没有任何不同意的理由……”

我心头一沉,陈洁说的其实没错,即使陈洁想回到销售部,也是不可能的了,她原来的位置已经被孙茜替代了,根本就没有再多的位置了。

“卓然,我已经决定好了,再这么待下去,也没有一点意义,你就不要拦着我了。”

陈洁的话让我有种无言以对的感觉,更何况我也没有资格去左右她的想法。

从陈洁家里出来以后,我心情落寞的回到家,“啪”的一声打开灯,却额外的看到萧梦寒蜷缩在沙发里。

萧梦寒被光线刺醒了,她迷离的睁开杏眼,一看到我,精致的脸颊上顿时浮现出了一抹幽怨的表情。

“你违反了同居的第二十一条,在没有提前告知的情况下,超过了凌晨回家。”萧梦寒倒背如流的说道。

我看着她惺忪的睡眼,歉意的笑了笑,“不好意思啊!回来晚了,你该不会是专门等着我等到在沙发上睡着了吧?”

我只不过是随便开了个玩笑,没想到萧梦琳脸上的表情居然古怪了起来,“切……你觉得可能吗?我会等你?我是看电视看的睡着了。”

“可是电视明明是关着的啊!”

“我把电视设置成了定时关机不行啊?”萧梦寒每次一说不过我,就开始不讲理。

“好吧!你是常有理。”和萧梦寒同居以后,我深刻的体会到了女人常有理,男人常无理这句话的含义了。

萧梦寒杏眼一翻,不悦的说道:“你这么晚回来我还没说你呢!你倒先开始油嘴滑舌!刚才又和哪个美女去约会了?”

我知道她指的是孙茜,笑呵呵的说道:“是我新来的搭档,今天我请她吃饭,算是给她接风吧!”

“接风还用喝这么多酒嘛?”萧梦寒皱着眉头说道,她闻到了我身上浓重的酒味。

“其实就是小酌了几杯……”我心虚的说道。

“小酌?你身上这么大酒味,还小酌,要我说喝大酒还差不多!”萧梦寒没好气的说道。

“嘿嘿……以后我保证喝酒之前一定向你汇报还不行嘛?!”

萧梦寒娇哼了一声,没好气的说道:“我又不是你什么人,我和汇报什么啊!懒得和你说了,去睡觉了!”

说完,萧梦寒直接回房了,我看着她窈窕的背影,心里不禁有些迷茫,这丫头刚才不会是真的等我的等困了才在沙发上睡着的吧?想到这种可能性,我的心里居然暗暗的有些窃喜……

第二天上班,陈洁也来了,她的脸上虽然化着精致的妆,但是依然难掩脸上的憔悴。

她从走进办公室那一刻,顿时就成了焦点所在,我看到她在这么多双眼睛的注视下面色有些不自然,我朝她投去了一个鼓励的眼神,陈洁冲我欣然一笑,便往客服部的办公区走去了。

我盯着陈洁落寞的背影渐渐的在视线里消失,我刚要收回目光,坐在我旁边的孙茜忽然开口说道:“喂!她不会就是你的前女友吧?”

我扭头看了她一眼,孙茜今天戴了美瞳,蓝色的瞳孔里散发着妖冶的光芒。

“嗯……就是她。”

孙茜的嘴角挑起了一抹玩味的笑容,幽幽的说道:“没想到你眼光不差嘛!这女孩长的这么文静,我要是男人肯定追求她。”

“你不是很忙嘛?赶紧去忙你的吧!”我“不客气”的说道。

“切……本来想逗你高兴,结果您还不领情!真没劲……”孙茜自讨了个没趣,小嘴一撅,怏怏不乐的扭头走了。

我知道她是好心,但现在我一点情绪都没有,我看着孙茜扭着小蛮腰出去,忽然觉得这么和美女说话,是不是有点太“残忍”了?!

过了一会儿,梅雪嫣的秘书说有“很重要”的事情宣布,召集我们大家开会。

梅雪嫣把所有人都召集到了会议室,等大家都到齐了以后,她神采飞扬的宣布由于我们这家4S店的业绩做到了全国领先的水平,上海总部那边出资让我们去三亚旅游,梅雪嫣在会上还说了,每个人可以带一个家属,虽然很多人都没有家属,但很多人都是拖家带口去的,谁也不愿意单身一个人去,所以整整一天,大家都在联系各自的“家属”。而像我这种孑然一身的光棍,根本就不用考虑带谁去的问题,只不过可惜白白浪费了公司福利。

“卓然,来我办公室一下。”这时,办公桌上的座机忽然响了,梅雪嫣摄人心魄的甜美声音在我耳边响了起来。

“梅总,你找我。”我敲门走进了她的办公室。

梅雪嫣看到我,美轮美奂的脸颊上泛起了一抹笑意,说道:“怎么样?和你的新搭档配合的如何?”

“你说孙茜啊……还好吧!”

“怎么听你话里的意思,不是很乐意啊?是不是因为她占了陈洁的位子?”

我抓了抓头发,干笑着说道:“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觉得她的家世应该挺不简单的,想不通他来咱们公司上班干嘛?”

“孙茜家里确实很有钱,但这丫头并不像让大家觉得她是靠家里所以才从一名底层销售员工做起的,你平时多教教她吧!她性格是高傲了点,但人不坏,最重要的……她还是个美女……”梅雪嫣的嘴角勾起了一抹慧心的笑意。

我无奈的苦笑了一声,说道:“梅总,你觉得一个能够开的起法拉利的美女,是我这种diaosi能够追的起的嘛?你就别开我玩笑啦……”

“说点正经事,下周去海南TeamBuilding你打算带谁去啊?”梅雪嫣别有深意的笑了笑,说。

我暗暗的汗了一下,心想这就是梅雪嫣所说的“正经事”,我苦笑着说道:“梅总,你这不是拿我开玩笑呢嘛!我光棍一个人,带谁去啊?”

“那个空姐啊!反正是公司花钱,又不用你破费,你担心什么啊?”

“她只是和我只是拼租的关系,干嘛要带她来啊?”

“那我不管,反正你得带着她来,上次礼仪小姐的事情,我还没谢谢她帮忙呢!”

“梅总,你这不是为难我嘛?”

“你就带着人家呗!正好气一气江苒那个混蛋!”

我一怔,疑惑的看着梅雪嫣精致的面颊,问道:“气他干什么啊?”

梅雪嫣千娇百媚的哼了一声,不屑的说道;“那个渣男把陈洁甩了,开始追求孙茜你不会不知道吧?无非不就是看着孙茜家里有钱吗?你也知道他根本就看不起你,你要是带着一个极品美女一起参加这次的TeamBuilding,还不把他气死啊!”

说起这件事,我忍不住提起了陈洁。

“梅总,陈洁和我说她准备向您提辞职呢!我刚才看到她进您的办公室来着,您该不会真的同意吧?”

梅雪嫣莞尔一笑,风情的翻了翻眼睛,“你倒还真是个痴情的种子,她今天确实找我来谈辞职了,不过我没同意。”

我心里一阵狂喜,梅雪嫣看我这副样子,说道:“不过你别高兴太早了,我之所以没同意,是让她先好好考虑考虑,我虽然不喜欢她,但她毕竟也是被江苒那个混蛋给骗了,如果她要是考虑好了最终还要辞职的话,我也不拦她。”

我暗暗的松了口气,感激的看了她一眼,我心里清楚,以梅雪嫣霸道的性格,如果不是看在我的面子上,或许她早就已经同意陈洁离职了。

“梅总,我还有一个问题……”

梅雪嫣看我一副难为情的样子,没好气的翻了翻眼睛,阴阳怪气的说道:“又是和你这个前女友有关系吧?说吧!”

我被她一语戳中心事,老脸顿时不由得一红,“嘿嘿……又被你给说中了,陈洁肯定不能在留在客服部了,她……还能回咱们销售部嘛?”

梅雪嫣柳眉一弯,似乎之前她并没有考虑到这个问题,她考虑了片刻,摇了摇头,说道:“你也知道,咱们销售部一直都是一个萝卜一个坑,不可能再加人了,这样吧!我帮你问问晓慧HR那边还缺不缺,如果缺的话,可以让她过去。”

我心中一喜,“行,要不然这样吧!中午我请你们两个人吃饭。”

“哼!你小子心里动的什么心思我还不知道嘛?不过既然你想请客,我们当然不会放过你了……”

我本来以为梅雪嫣会不高兴,可没想到她居然露出了一个妩媚的笑容。

中午我请梅雪嫣和叶晓慧一起吃饭,叶晓慧听梅雪嫣把陈洁的事情说完以后,淡淡的黛眉就微微皱了起来。她一双大眼睛水汪汪的看着我,似笑非笑的说道:“我说今天你小子怎么突然想起请我吃饭了,原来是想我帮你那个前女友安排工作啊!”

我讪讪一笑,叶晓慧都开门见山了,我也就没有必要遮遮掩掩的了,我笑着说道:“慧姐,你就当帮我一个忙呗!我这不也是为了咱们公司挽留人才嘛!”

叶晓慧气笑了,“呵呵……那我还得谢谢你了,你还好意思说帮公司挽留人才,你是不是准备挽留你家里去啊?”

像她这种结婚生完孩子的人,说话的时候一点都不“含蓄”。

“你这个女人说话能不能有点遮拦?你就说帮不帮吧?”梅雪嫣没好气的说道。

叶晓慧把手放在她那单手捂不过来酥胸上,“痛心疾首”的说道:“雪嫣你到底还是不是我的闺蜜啊?居然向着外人。”

梅雪嫣白了她一眼,道:“这是两码事,现在公司人手紧俏,而且陈洁的工作能力还算挺强的,没有必要非得让她走不可。”

叶晓慧撇了撇嘴,“好吧!我看看吧!回头安排一下,但前提是她自己愿意来啊!”

叶晓慧是HR最大的头儿,只要她发话了,别人就算有意见也不敢说什么,见她点头答应了,我心里终于暗暗的松了口气,至于陈洁是走是留,就只能看她自己的了。

叶晓慧答应帮忙以后,接下来我就要考虑怎么和萧梦寒说去海南旅游的事情。

我下班回到家,刚打开门,就闻到了房间里弥漫着一股什么东西烧焦的味道。如果不是听到了厨房里传来了萧梦寒咳嗽的声音,我差点误以为家里什么地方失火了。

我循着声音走进了厨房,烧焦的味儿就是从这里传出来的,我抬头往里面一看,只见萧梦寒七手八脚的在往锅里倒水,看着她窘态毕露的样子,我忍不住笑了起来。

萧梦寒听到笑声,回头见我站在厨房门口幸灾乐祸,愤愤的瞪了我一眼,“笑什么笑啊?你还不赶紧过来帮忙!”

“你把什么东西烧焦了啊?”我走进去,问道。

“我炖可乐鸡翅来着,结果忘了看锅了,结果都烧焦了。”萧梦寒一脸沮丧的说道。

我向锅里一看,锅里黑乎乎的一片,如果不是萧梦寒说的话,我一点都看不出有鸡翅的影子。

“好吧!你先出去吧!这里交给我吧……”我看她被呛的眼泪都流下来了,于是就把她推了出去。

萧梦寒出去以后,我就开始替她收拾“残局”,把厨房收拾干净以后,我看还剩下一些做可乐鸡翅的食材,厨房里还放着一本食谱,翻开的第一页就是可乐鸡翅的做法,看来这丫头是想学着做饭了,但没想到第一次做饭就出师未捷了。

我利用剩下的食材重新做了一道可乐鸡翅,这道菜可以说是懒人的最爱了,只要把鸡翅用水过一遍,然后往锅里倒进去适量的可乐就行了,和陈洁好的时候,我没少给她做,所以对于这道菜,我很有心得。

我在厨房里忙活了一个小时,终于把今天的晚饭准备好了,今天晚上我做了两道菜,除了可乐鸡翅以外,还做了一道萧梦寒最爱吃的西芹肉丝。

“可以吃了,尝尝我做的可乐鸡翅怎么样!”我盛了满满的一碗饭给她,然后说道。

“这么多,我根本吃不了啊!”萧梦寒撅着小嘴说道。

“你吃不了给我,我又不介意吃你的剩饭。”我本着不浪费的原则,说道。

“这可是你说的啊!”萧梦寒这才端起饭碗,夹了一块鸡翅放进嘴里。

“你怎么忽然想起来学做饭了啊?”我好奇的问道。

“什么叫忽然啊?我才不是心血来潮呢!你天天都这么晚回来,等你回来做饭,我还不得饿死啊!”

“呵呵……你要是想学做饭,可以向我求教嘛?我做饭可是很有经验的!”难得可以在她的面前炫耀一下,我当然不肯放过这个机会了。

萧梦寒白了我一眼,说道:“切……我才不求你呢!回头一定让你尝尝我的手艺,保证你吃完以后,能感动哭了。”

我暗暗的点了点头,萧梦寒做的饭可能确实能把我吃哭了,但未必是感动的。

“你下周要出航班吗?”我酝酿了一会儿,终于把憋在心里的这句话说了出来。

“就周一出,周三就回来了,怎么了?”萧梦寒眨着水汪汪的杏眼看着我。

我算了下她的时间,她回来恰好能赶上,于是开口说道:“是这样,我们下周有一个TeamBuilding,去海南玩,公司说可以带家属,机票,酒店什么的全部公费,你有没有兴趣?”

“海南……三亚啊?我去过很多次了,有什么可玩的?”萧梦寒毫无兴趣的说道。

萧梦寒的职业注定了她满世界飞,在我们看来是很难得的机会,对她来说却一点新鲜感都没有。

“你干嘛邀请我啊?”萧梦寒狐疑的问道。

“这还不简单嘛!因为你是的我家属啊!”

萧梦寒俏脸上浮起了一抹诱人的红晕,“你最好别告诉我你们公司的人都以为我是你女朋友!”

“最起码我们老板是这么认为的。”我笑嘻嘻的说道。

“我要是答应了,能有什么好处吗?”

我差点被她这句话气的吐血,免费带她出去玩,她还问我有没有好处,真不知道她是怎么厚着脸皮做到的。

“有啊!你能和我这么一个玉树临风的帅哥一起出去玩,这不就是最大的福利嘛!”

我笑吟吟的说完以后,然后就看见萧梦寒做了一个呕吐的表情……

虽然废了一些口舌,但最后萧梦寒还是同意陪我去teambuilding了。我一想到公司里那些男同事看到萧梦寒时候那种羡慕的表情,就大大的满足了我做为男人的虚荣心,可当我一想到陈洁哀怨的眼神,心里又隐隐的有些作痛。

今天上班的时候,我去客服部送材料,原本陈洁坐的位置已经人去楼空了,我一打听才知道,她今天早晨已经调到了HR,当我得到这个消息,一直紧绷着的那根弦终于松下来了。

下午叶晓慧见我一副眉飞色舞的样子,忍不住耶诺了我几句,最后搞了我一个大红脸,这才算放过我。

在去海南登机之前,大部分同事都带着自己的“家属”一起来的,就如我所料,除了梅雪嫣,老张这些人以外,其他人看到萧梦寒的时候,嘴巴都张成了O形,都被她的美貌所折服了。

“你小子可以啊!居然有这么漂亮的一个‘家属’,难怪说给你介绍对象不用呢!”叶晓慧看到萧梦寒以后,对我说道。

我苦笑了一声,但这次任何解释的话也没说,毕竟萧梦寒都已经以“家属”的身份出现了,再多的解释也只能是徒劳了。

这次旅行让我感到开心的是江苒这厮居然没来,我是问梅雪嫣才知道的,他刚好去上海出差,上次梅雪嫣写的那个创意获奖了,提起这事我就憋了一肚子火。

萧梦寒不愧是空姐,到了三亚以后,她给我们介绍了很多当地的特色美食和民俗,让我这个倍感增光。

在海滩上自然少不了美女。

我们公司里身材最好的就要数叶晓慧和梅雪嫣了,她们两个一个身材丰满,一个修长多姿,可惜梅雪嫣因为有紧急文件要处理,并没有和我们一起来海滩,而叶晓慧则以陪着她的借口也没有来,这下我们这边女人的身材相对来说顿时失色了许多。

如果说唯一一哥让我眼前一亮的,就是孙茜了,她穿着一套红色的泳衣,两条大长腿和苗条的身材顿时吸引了很多男同事的注意力,在海滩上,我只看到了她这么一个亮点。

其实最让我期待的是萧梦寒穿泳衣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会是怎样一副火辣的场面,虽然我们两个平时生活在一起,但我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个机会。

当萧梦寒聘聘婷婷的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顿时就让我失望了,这丫头居然穿了一件白色T恤和普通的牛仔短裤,虽然短裤是包臀的那种,但是还是让我有些失望。

晚上,公司在海滩上组织了一个篝火晚宴,酒过三巡,我忽然注意到,陈洁一个人静悄悄的脱离了人群,朝海边走了过去,我看其他人没有注意,于是就悄悄的跟了过去。

夜晚的海水,在月光的照耀下,显得白茫茫的一片,倒映着漫天星光,陈洁赤着脚踩在松软的沙滩上,缓步走到了海边,任凭海浪冲刷着她白皙的莲足。

“喂!你不会想不开了吧?”我悄悄的走到她身后不远的地方,在大海苍凉的咆哮声中,忍不住说道。

她漆黑的长发在海风中飞舞,整个人仿佛与海天一色。

陈洁回过头看到是我,脸上露出了一抹慧心的微笑,说道:“你是不是爱情电影看多了啊?我才不会傻到死呢!”

我走到她的面前,凝视着她白净的脸,说道:“呵呵……其实我也是开玩笑,你怎么悄无声息的一个人跑到海边来了?”

陈洁耸了耸肩,长发随风舞动,增添了几抹艳丽的神色。

“无聊啊!我看大家又唱又跳的,觉得没意思,我喜欢一个人在海边安静的走走。”

我感觉心里被触动了一下,或许有的人就是这样,越是在人多的地方,反而越觉得孤单,以我对陈洁的了解,她就是这种人。

“其实你说的也有道理,我觉得也挺没意思的,大家都是喝酒吹牛,要不然就是借着这次机会拍领导的马屁。”

“卓然,这次我真的要谢谢你。”陈洁认真的说道。

她忽然这么一认真,反而让我有些不太适应,我知道她指的是被调往HR的事,但表面上却装的一无所知。

“呵呵……谢谢我?谢我什么啊?”

陈洁莞尔一笑,心平气和的说道:“你别装傻了,当然是我调到HR部门的事了,就算你不说,我也知道是你帮的忙。其实……其实你根本没必要帮我的,是我对不起你在先的……”

说着,陈洁黯然的低下了头,看着她低眉顺眼的俏丽样儿,我差点有种吻下去的冲动。

陈洁的话忽然让我有知道该说什么了,我抓耳挠腮的邹了半天词,最后傻笑了几声,说道:“呵呵……既然都过去了,你还提它干什么啊!让往事随风吧……”

陈洁抬头看了我一眼,眼睛里充满了惊喜,“真的?你原谅我了是嘛?”

“呃……嗯……”我压抑着心头的苦涩,嗯了一声。

陈洁姣好的脸颊上闪过了一抹羞愧的神色,幽幽的说道:“其实你真的没有必要帮我,本来我连辞职信都打好了,但没想到,梅总最后居然没同意。”

“既然大家都不想让你走,你就别想那么多了,像江苒那种人渣,最后会有报应的。”

“不提他了,卓然……你能让我抱你一下吗?”陈洁憋了半天,脸色涨红的说道。

我顿时愣了一下,虽然心头有些犹豫,但看着她期待的目光,我最终还是心软了,于是张开怀抱,轻轻的把她拥入了怀里。

我把陈洁揽入怀里,感受着她身上那股淡淡的清香,顿时有种目眩神迷的感觉。

“好了……卓然,谢谢你。”陈洁轻轻把我松开,似乎有些尴尬,她的脸颊上泛起了一抹诱人的红晕。

我干笑了几声,“没事,我其实也没做什么。”

“咱们还是回去吧!单独出来这么长时间,要是让别人发现了,回头又该说闲话了。”陈洁捋了捋散乱的发丝,轻声说道。

我不舍的松开了她,虽然风言风语对我来说没什么影响,但陈洁毕竟是个女人,脸皮薄,而且经过我和江苒的分分合合,她内心现在特别脆弱。

“好吧!那咱们回去吧!”

说完以后,我转过身,忽然看到萧梦寒就站在离我们不远的地方,一动不动的注视着我们。

萧梦寒的突然出现把我们两个都吓了一跳,我看着她闪烁不定的眸子,深吸了一口气,刚要说话,萧梦寒忽然转身头也不回的走掉了。

“喂!你还不赶紧去追。”陈洁花容也有几分失色,她一看萧梦寒径直的走了,急忙推了我一把。

我这才反应过来,赶紧朝萧梦寒的方向追了过去,我追上来以后,不紧不慢的在她旁边走着,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两个在沙滩漫步呢!

“你不去陪你的前女友,跑过来找我干嘛?”萧梦寒忽然没好气的看了我一眼,不悦的说道。

我看着她阴晴不定的小脸,赔笑的说道:“呵呵……她最近心情不好,我就安慰安慰她。”

萧梦寒白了我一眼,冷言冷语的说道:“安慰她还用抱着嘛?你这个安慰人的方法可真够特别的。”

“呵呵……我能把你的这种态度理解为吃醋吗?”从萧梦寒的言谈举止当中,我嗅到了一丝微微的醋意。

萧梦寒杏眼不翻,不屑的说道:“我吃醋?你别开玩笑了行吗?我为了谁吃醋也不会为了你吃醋。”

“那你刚才为什么过来啊?你别说是无意中撞见我们两个的,‘家属’。”

“我确实是跟着你过来的,你自己一个人偷偷跟在人家后面溜出去,我当然得过来看看你们有没有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了,哎……我刚才没打扰你们重温旧梦吧?”

“看你这话说的,也太难听了吧?还重温旧梦,她被江苒甩了,觉得在公司待不下去了,我就帮了她点小忙,让梅总把她转到HR了,这样就不用每天都和江苒见面了。现在就业压力这么大,工作可不是那么好找的。”

“呦……当初我和我们机长闹矛盾闲置在家里待业的时候,怎么没见你这么关心过我啊?”

我厚着脸皮嘿嘿一笑,说道:“那不是你的自我调节能力比较强嘛?根本就不需要我来安慰。”

萧梦寒一瞪眼睛,不满的说道:“谁说的?我也是女人,是女人在心情低落的时候就需要男人的安慰吧?”

“呵呵……那我现在安慰安慰你,来……让我抱一下!”

说着,我假装张开双臂作势就要抱她,萧梦寒心思玲珑剔透,我刚把话说完,她就敏捷的躲了开了,我扑了个空。

“呸!别想占我便宜!要是想占便宜,找你前女友去!”萧梦寒脸颊微红,狠狠的剜了我一眼。

从萧梦寒对刚才那件事的反应,就可以看的出来,这位美女空姐,对我多少有了一些“好感。”

“你着急回去吗?”我心思一动,忽然开口说道。

萧梦寒看了我一眼,说道:“回去不也是睡觉吗?怎么了?”

“你要是不累的话,陪我在海边走走吧!”

萧梦寒并没有拒绝我的提议,我们两个赤着脚踩在松软的沙滩上,留下了一排排脚印。

“梦寒,你给我讲讲你以前的事吧!怎么样?”海风拂面,我扭头看着萧梦寒完美的侧脸,一阵心旷神怡。

萧梦寒一怔,狐疑的看了看我,“什么意思啊?我没听明白……”

“咳咳……其实就是你以前的感情经历啊?我听叶梅她们说你没交过男朋友,这有点太匪夷所思了吧?”

在现如今这个初女必须得去小学才能找到的年代,像萧梦寒这样还能做到守身如玉,恐怕没几个人会相信。

“既然她们都和你说了我没交过男朋友,还有什么可问的啊?肯定是一张白纸啊!”

“那你以前就没有过喜欢过的男生吗?”我之所以这么问,是因为萧梦琳和我说过,萧梦寒以前很喜欢一个男生。

“当然有过了,我又不是石女,怎么可能连个喜欢的人都没有啊!”萧梦寒坦荡荡的说道。

闻言,我的嘴角挑起了一抹戏虐的笑意,说道:“那你给我讲讲呗!”

萧梦寒杏眼一嗔,扫了我几眼,“你没事问这个干什么?”

“好奇嘛……咱们两个现在是同居的关系,你都知道我和我前女友的所有事了,那你就不能说说你以前的事嘛?”

“有什么好说的啊!无非就是我暗恋人家,就这么简单。”萧梦寒轻描淡写的说道。

“不会就这么简单吧?我听梦琳说当初你和那个男生之间的关系很暧昧,但后来不知道为什么没有走到一起。”

萧梦寒目光惊讶的看着我,迟疑了几秒,说道:“你到底给我妹妹灌了什么迷魂汤啊?她居然连这件事都和你说了!”

“嘿嘿……你可别忘了,她可是真把我当她姐夫了,和我说话,当然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了。”一想起这个闹心的“小姨子”,我就不由自主的笑了。

萧梦寒没好气的白了我一眼,旋即无奈的摇了摇头,说道:“没想到我们姐妹二十多年的感情,这么几天就让你给攻克了,你要是真想听的话,咱们两个坐下来说吧!我都走累了。”

我们两个并肩在沙滩上坐下,萧梦寒两条完美的雪白长腿平放在海水里,任凭海浪的冲刷。

“其实也没你想的那么复杂,那会儿我还上高中呢!他是我师兄,我们都在学生会,他人长的很帅,又会弹吉他,那会儿好多女生都暗恋他,他长的有点像吴彦祖和冠希的结合体

……”

“所以那天你让我给你唱歌听,其实就是想起他了是嘛?”不知怎的,萧梦寒说完以后,我心里忽然酸溜溜的,有点不是滋味。

“才不是呢!你唱歌没他好听。”

“你这么说未免也太打击人了吧?我唱歌也很好听的。”

萧梦寒没理我,而是继续往下说:“只不过那会儿他有女朋友,和他同班,那个女孩长的也很漂亮,他一直把我当妹妹看,我也没想那么多,那会儿岁数小,只是很单纯的喜欢他。后来他和那个女孩分手了,经常买醉来麻醉自己,学习成绩也下来了,那会儿我怕他出什么事,每天都陪着他,我问她喜欢什么类型的女孩,结果他说这辈子最大的梦想就是娶个空姐当老婆……”

“所以你就选择了空姐这个职业?”我苦笑了一声,道。

萧梦寒点点头,扫了我一眼,说道:“是啊!那会儿什么都不懂,就一门心思的想当空姐,没想到后来居然还真的让我给考上了。”

“那后来他呢?你们怎么没走到一起啊?”我好奇的问道。

萧梦寒露出了一丝苦笑,“我也以为能成为他的女朋友呢!但他一直都只把我当妹妹看,根本就没往别的方面动过心思,再后来他就转学了,我们就再也没有联系过了……”

我没想到萧梦寒的初恋居然就这样无疾而终了,想必这段感情经历一定在她心里留下了“后遗症”,要不然她也不会到现在还没有向其他男人敞开过心扉。

“怎么样?我那会儿是不是很傻啊?”萧梦寒微微一笑,露出一个迷死人不偿命的笑容。

“还好吧……谁年轻那会儿没干过傻事啊?”

我说完这话以后,萧梦寒立刻抓住了我的胳膊,笑眯眯的说道:“我都和你说这么多了,你是不是也该和我说说你的感情经历了?”

我微微一怔,说道:“我和陈洁的事你不是已经都知道了嘛?还有什么好说的啊?”

“在陈洁之前呢?我不相信你就只交往过这么一个女朋友。”

“那些都不能算是女朋友,就是处的比较好的女同学……”

“你看我就说有,赶紧说,你一共交过几个女朋友?”

女朋友多其实也是一把双刃剑,如果是和男人分享前女友的数量,那么肯定是一件很长面子的事情,但要是和女人分享的话,说的太多了,她会觉得你花心,不负责任,故意说少了,她又觉得你缺乏魅力,不受女人喜欢,根据我以前的经验,和女人说自己前女友的数量,一定要把握好这个尺度。

“三个。”我犹豫了一下,还是故意隐瞒了几个处的比较好的女同学数量。

“真的?就三个?我怎么那么不信啊!”萧梦寒似信非信的说道。

“当然是真的了,我上高中那会儿把所有精力都放在学习上面了,哪有时间谈恋爱啊!包括陈洁在内,就三个。”

萧梦寒翻了翻眼睛,无奈的说道:“我还真没看出来,您还是个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好学生,你把精力都放学习上了,打死我也不信,陈浩和我说,你和他说你上高中那会儿学习成绩一直就是全班倒数后三名,高中三年基本上就没有出现过浮动,保持的一直很稳定,上大学以后就更别提了,论文都是陈洁帮你写,你觉得这话我能信吗?”

“他这是因为我和像你这么漂亮的女人同居,他存心打击报复。”萧梦寒说完以后,我顿时误交损友的感觉。

“切……懒得和你争辩,我要回房睡觉去了。”萧梦寒站起来,掸了掸身上的泥沙,转身朝回去的方向走去。

“喂!今天晚上我睡哪儿?”由于她是我带来的“家属”,在分配房间的时候,叶晓慧把她和我分到了同一间屋子。

“老规矩,睡地板……”萧梦寒甜美的声音在海风中飘飘荡荡。

(未完待续)

相关文章

彩多多平台,彩多多官网,彩多多网址,彩多多下载,彩多多app,彩多多开户,彩多多投注,彩多多购彩,彩多多注册,彩多多登录,彩多多邀请码,彩多多技巧,彩多多手机版,彩多多靠谱吗,彩多多走势图,彩多多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