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磊被陈国强揍的鼻青脸肿

挂断电话之后,加代在这就一个劲地斟酌,一劲在那寻思,我应该把这电话打给谁呀,要是打给郝叔要是不好使的情况下我还要再打电话,算了,还是直接打给刘力远吧。 刘力远:喂,代弟呀...


挂断电话之后,加代在这就一个劲地斟酌,一劲在那寻思,我应该把这电话打给谁呀,要是打给郝叔要是不好使的情况下我还要再打电话,算了,还是直接打给刘力远吧。

刘力远:喂,代弟呀,怎么了?

加代:远哥,你认不认识东莞市总公司的一把呀?

刘力远:认识,怎么了代弟。

加代:你能联系上他吗?

刘力远:那当然能联系上了,怎么了?你说吧。

加代:我有两个特别好的朋友,在东莞给一个社会人也是一个地痞无赖,给扎了两下,这扎了两下之后吧,让市总公司给带走了,现在他们害怕呀,这人生地不熟的,再折在那个有关部门了,所以说你看我这边就合计你给市总公司那边打个电话,就不要折磨他们了,我这边呢也马上往这个深圳去,我也亲自到这个东莞去一趟,我得把我好兄弟接出来,行不行啊。

刘力远:明白了,好好好,这不是什么事情,你朋友叫什么呀,你告诉我一声。

加代:叫聂磊,还有他几十号兄弟,你看能保住咱们就全给保住,好不好,这个事就拜托了,你等我回去了以后,我亲自登门拜访,我请你吃饭。

刘力远:哎呀,这么点个小事,还吃什么饭呢?那既然是你的朋友,是你的兄弟,为人肯定还好吧,那也是义薄云天吧。

加代:远哥,咱抓紧时间打电话吧,我不能再跟你唠家常了,我再跟你唠家常的情况下,聂磊一会在里边让人就销户了,你赶紧给打个电话行吗?

刘力远:行行行行行,好嘞好嘞,好的好的。电话就挂断了。

挂断电话之后刘力远就让他的助理小王把这个电话直接就打给市总公司的一把了,电话一接通。

老方:喂,哪位?

小王:方总你好,我是这个刘总的助理。

老方:你好,你好,你好。

小王:有个事啊,跟你说一下,你们这个有关部门呢,抓了一伙山东青岛的人,领头的呢,叫聂磊,我希望呢,你给手底下这个兄弟们打个招呼,不要太为难他啊,更要保障他的安全行不行?

老方:行行行,那我给底下兄弟们说一声,电话就挂断了。

加代这边,马上买机票,奔着这边就来了,一刻都不敢耽误。

老方挂断电话以后就把电话打给手底下的兄弟小李了,电话一接通。

老方:小李,你们是不是抓了一伙山东青岛的呀?

小李:是的。

老方:不要为难他,也不要让任何人伤害他,我这边有人给我打电话了,我看看是给放了我还是怎么的,能明白不?

小李:这伙人他们扎了人呀。

老方:我不管他们扎的是谁,上边给我信了,这伙人现在暂时先不能动,先在里边好好关着啊,我这边有信以后再说,行了,就这样吧。电话就挂断了。

挂断电话没有多长时间陈国强就来了,捂着小肚子,领着一大批打手。

小李:国强来了。

陈国强:人呢,人呢,先让我撒撒气。

小李:阿强啊,刚刚我们一把亲自给我打的电话,说目前为止这伙人不能动弹,你看你要不要等一等。

陈国强:等一等,我等什么呀?啊,我等什么呀,都给我扎这样了,我还等,我有什么可等的呀,我现在就是等不了,这么的,你把门给我打开,我也不使劲折磨他,你先让我撒撒气行吧,要是不让我打他一顿,我这心里边也太不得劲了吧?我这平常可没少给你拿米,我这个要求可不过分啊,我这个要求真的是不过分。

小李:可是你说上边。

陈国强:可是什么呀?我给的不是米啊,这怎么到时候还不办事了呢?

小李:那就拳头巴掌的就给两下啊,千万别打的太狠了。

陈国强:你放心吧,来把门开开。

这一说把门开开,小李就把门打开了,你说这个时候陈国强领着一帮打手往里一进,给聂磊吓一跳。

陈国强一进去给聂磊揍的那是鼻青脸肿的,包括史殿林了,刘毅了,在里边全挨打了,一个个被揍的鼻青脸肿的。

陈国强:先在里边关着他啊,他们不是找关系吗?我也找,这几个人不能放,我非得让他们住里面,看看他们找的是谁。

说完这句话陈国强扭头就回去了,他也要找人。

这一时刻深圳的加代已经到东莞了,这刚刚一到,加代的电话突然响起来了。

相关文章

彩多多平台,彩多多官网,彩多多网址,彩多多下载,彩多多app,彩多多开户,彩多多投注,彩多多购彩,彩多多注册,彩多多登录,彩多多邀请码,彩多多技巧,彩多多手机版,彩多多靠谱吗,彩多多走势图,彩多多开奖结果